新华网重庆频道
城在城门外 手机标题
在历史长河中,城市早已冲出了城门和城墙构成的边界。
朝东而开,与长江并行的东水门,曾是出重庆城、南下云贵的要津,各省来渝的货船,也大多在此停靠,商贾云集。重庆曾经的八大会馆,便有三所汇聚于东水门附近,可见热闹程度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112

朝东而开,与长江并行的东水门,曾是出重庆城、南下云贵的要津,各省来渝的货船,也大多在此停靠,商贾云集。重庆曾经的八大会馆,便有三所汇聚于东水门附近,可见热闹程度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
“九开八闭”,对于老城门,重庆人有着深情的眷念。朝天门、千厮门、储奇门……大多数的城门,早已不复存在,但这些名字,却作为地名留存下来,并为人熟知。作为城市的符号,他们始终烙印在重庆人的心中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112

“九开八闭”,对于老城门,重庆人有着深情的眷念。朝天门、千厮门、储奇门……大多数的城门,早已不复存在,但这些名字,却作为地名留存下来,并为人熟知。作为城市的符号,他们始终烙印在重庆人的心中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
东水门城墙边上,有人撑伞驻留。数百年来,高大的城门又为多少人遮过风挡过雨。曾经繁华竞逐的码头,如今也已喧嚣散去。时光的痕迹,只留在凹凸不平的石墙上,留在城门前的石碑里,留在一壁暗绿色的苔藓中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112

东水门城墙边上,有人撑伞驻留。数百年来,高大的城门又为多少人遮过风挡过雨。曾经繁华竞逐的码头,如今也已喧嚣散去。时光的痕迹,只留在凹凸不平的石墙上,留在城门前的石碑里,留在一壁暗绿色的苔藓中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
“城门城门几丈高,三十六丈高……”。曾几何时,沿着梯坎进城的人们,仰望依山而建的东水门,无不敬畏他的挺拔。数百年过去了,重庆城早已不是当年的重庆城,东水门城门之上,大桥跨江横卧,轻轨穿桥而过;城门周围,高楼拔地而起,车来车往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112

“城门城门几丈高,三十六丈高……”。曾几何时,沿着梯坎进城的人们,仰望依山而建的东水门,无不敬畏他的挺拔。数百年过去了,重庆城早已不是当年的重庆城,东水门城门之上,大桥跨江横卧,轻轨穿桥而过;城门周围,高楼拔地而起,车来车往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
原来是军事要塞的通远门城楼,在渝中半岛的遍地高楼中,城墙依旧坚固,而城楼却没了以往那般高耸,时光带走了他们最初的模样。绿荫遮蔽,苔藓零落,石墙斑驳布满岁月的履痕;留下了为人传颂的老城记忆,是城门与城市的血脉联系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112

原来是军事要塞的通远门城楼,在渝中半岛的遍地高楼中,城墙依旧坚固,而城楼却没了以往那般高耸,时光带走了他们最初的模样。绿荫遮蔽,苔藓零落,石墙斑驳布满岁月的履痕;留下了为人传颂的老城记忆,是城门与城市的血脉联系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
站在通远门城楼上,俯瞰城下那些栩栩如生的雕塑时,你会遥想那些金戈铁马的岁月。远望长江天险,群山雄踞,当年战士英勇护城的画面,仿佛就在眼前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112

站在通远门城楼上,俯瞰城下那些栩栩如生的雕塑时,你会遥想那些金戈铁马的岁月。远望长江天险,群山雄踞,当年战士英勇护城的画面,仿佛就在眼前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
通远门曾一次次地将兵荒马乱隔绝在外,护住城市的安宁。如今,城楼上站着的不再是守城将士,而是悠闲的重庆市民。走过那些烽烟战火的日子,城门,作为一个精神符号矗立在这个城市里,与这城市的人一起组成一幅有老重庆味道的画面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112

通远门曾一次次地将兵荒马乱隔绝在外,护住城市的安宁。如今,城楼上站着的不再是守城将士,而是悠闲的重庆市民。走过那些烽烟战火的日子,城门,作为一个精神符号矗立在这个城市里,与这城市的人一起组成一幅有老重庆味道的画面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
如同城楼上那些探出墙头的绿树枝叶一样。城市像奔跑中的孩童,未曾停下前进的脚步,从城门中萌芽,生长,也最终跨出城门。被城门环抱已久的城市,终将把老城门拥入怀中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112

如同城楼上那些探出墙头的绿树枝叶一样。城市像奔跑中的孩童,未曾停下前进的脚步,从城门中萌芽,生长,也最终跨出城门。被城门环抱已久的城市,终将把老城门拥入怀中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
“朝天门,大码头,迎官接圣”。多少年过去了,襟带两江,壁垒三面的朝天门码头,依旧是重庆最具代表性的城市符号。朝天门,见证着重庆这座城市的每一次发展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112

“朝天门,大码头,迎官接圣”。多少年过去了,襟带两江,壁垒三面的朝天门码头,依旧是重庆最具代表性的城市符号。朝天门,见证着重庆这座城市的每一次发展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
城市还在生长,城市的肌理还在不断演变。城门,在见证城市发展的历史的同时,自己也成为了历史。他们如耄耋长者,与年轻的建筑共同呼吸。古意,新貌从来都是相生相依,相映成趣,一同守望城市的光芒与未来,构成一个丰满而真实的重庆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112

城市还在生长,城市的肌理还在不断演变。城门,在见证城市发展的历史的同时,自己也成为了历史。他们如耄耋长者,与年轻的建筑共同呼吸。古意,新貌从来都是相生相依,相映成趣,一同守望城市的光芒与未来,构成一个丰满而真实的重庆。新华网 李相博 摄
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
玩三公几个人玩比较好